动力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九尾小狐在豪门当团宠 > 45、【45】番外
“快点吃饭,上学要迟到了。”
沈瑶对着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急切的催到,这是她的女儿
念柔。
念柔却像是没听见,把饭倒了,碗卡在头上玩。
成年人的奔溃只在一瞬间。
沈瑶怒了,既为被吞掉的时间,也为忽然多出来的额外清洗工作,忍不住一巴掌拍上念柔的屁股。
小孩哭一般都是用足了力,尖且细,屋子里上夜班回来的男人被吵醒,男性特有的浑厚嗓音穿破虚掩的门传来
“你怎么连个孩子都哄不好你到底有什么用烦死了,快让她别哭了”
按早些年的沈瑶,自命不凡,是绝不会被人指着骂的,但这些年清贫的生活已经磨去了她的菱角。
她奔溃,无助,不忿的时候太多,麻木了,习惯了。
那年她楼上跳下来,摔断了一只腿,又因为犯罪,被学校开除学籍。
从沈家高傲的大小姐,跌落成地上的泥,真正的任人践踏。
别人知道她坐过牢,看向她的微妙的眼神,一度让她想死。
但已经死过一次,直面过死亡的人,是没有勇气再死一次的。
她远走她乡,来到这个偏远的小城市。
女人的美貌,多半要靠花高档的化妆品,昂贵的衣服,轻松的生活来维持。
残了一条腿,没有学历的她,一贫如洗,原本出挑的五官气质,因为历经沧桑,甚至不如大街上随便走的路人。
她当然不爱自己的丈夫,甚至瞧不上他的粗俗,无知。
但,谁又瞧的上她这个少一条腿的劳改犯
一个人生活真的太难了,她轻易的就嫁给他了。
她憎恶他,却又依靠他。
他在城里连房子也没有,酒席只得回丈夫老家办。
她记得那天下着细雨。
黑黑的土地泥泞粘在脚下。
婚纱是在网上淘的,两百块钱,她一直尽力拖起裙尾,却还是溅到星星点点的泥点。
就像她的人生,已经沾满了污点一样。
简陋油腻的帐篷下,一村子的老头老太太围坐在一起吃酒席。
她公公婆婆乐呵呵的数着随礼钱。
丈夫被人村里的人围着灌酒。
粗俗的举止,脏乱差的环境,让她从里到外的厌
恶。
那天,她状都哭花了。
但,谁也不在意她。
谁会在意她的心情呢
没有
最疼爱她的妈妈,已经和她形同陌路。
那一天她终于真切的认识到,农村和沈家之间,天堂和地狱的差别。
以前,她总觉得沈檀能迅速接受在沈家的生活,是因为她是从贫穷走向富贵,她心里自然平衡。
而她,是从巅峰走向衰落,从万人捧走向万人唾。
她之所以能赢过自己,是因为她的道路比自己好走。
那一刻她才真正明白,她那些年代替自己,过的是什么样的糟心人生。
她能毫无芥蒂的接受沈知霖,苏柔养着自己,需要多宽广的心胸。
相比起自己受的那点子阴阳怪气的冷言冷语,都是小巫见大巫。
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啊
她自以为聪明,看透所有人。
把真心疼爱自己的沈知霖和苏柔往火坑里推。
到处和一帮狼交易。
被沈睿打,被楚佑摆一道,最后被沈知远和叶诗蕙联合耍弄,废了一条腿,进了大牢。
她原本光明璀璨的人生啊
她现如今才知道,沈氏旗下随便一家子公司,年薪几百万的高管,是多么高的社会地位,是多少人穷尽一生都无法到达的高度。
她当年不放在眼里,如今,做了一名社畜才知道,钱是多么难挣
她后来自学了本科学历,大公司进不去,芝麻大的小公司,事多,钱少,上司还拽的跟二五八万是的。
他能天天拿着手表站门口,记上班迟到的人,差一秒都不行。
业绩哪天差一点,指着鼻子骂你没用。
天天念一些让人作呕的洗脑鸡汤。
后来她是在受不了了,辞职在家开淘宝店,每日熬到凌晨两点睡,一个月也就万把块钱收入。
曾经零花都不止这点。
加上丈夫的工资,去了房租,开销,一家子省吃俭用,却依然买不起一套八十平米的小房子。
头两年,和丈夫感情也还算不错。
直到那天,他哥哥邱子明把已经瘫了的王采花强行扔到他们家。
当年苏柔的话一语成戗。
邱子明这些年游手好闲,王采花从没享过他一天福。
在她出了车祸之后,他拿了赔偿款逍遥
,却把王采花扔给了她。
沈知霖已经收回了那份具有法律效力的断绝关系书,牵回了她的户口,在法律上,她有义务。
她恨的牙痒痒,可是邱子明死猪不怕开水烫,压根不管。
后来,邱子明赌博欠了很多钱跑路,老婆也早跑了。
人越大,心越软。
她看到站在自己家门口,不过两岁的邱小鹏,那么小的孩子,留着眼泪可怜兮兮的叫她姑姑,最终没忍心扔出去。
多养了两个人,家里又不富裕,丈夫如何能接受
每日里骂骂咧咧,好在也没把人撵出去。
再后来,她自己生了女儿。
沈瑶生了孩子才切身体验到苏柔当年为她付出了多少。
每一个死命撑起眼皮给孩子喂奶的深夜,抱着生病孩子在医院无助的深夜,被孩子的调皮气到想哭的瞬间
那些时刻,她总能想到童年坐在苏柔腿上撒娇的样子。
她坐在自己身旁,看着自己学习的样子。
她生病,苏柔给她喂饭的样子
随着年龄增大,那些遗忘的童年片段愈发清晰。
有一次,她看见邱小鹏背着自己欺负她女儿。
当时,她第一次狠狠揍了邱小鹏,甚至想把邱小鹏捻出这个家,不管他的死活。
那个时候,她已经养了邱小鹏五年了
那一刻她忽然想起来,当年苏柔得知自己亲生女儿流落在外,奔溃的样子。
那时候,她心里有多难过
而当年的她,又在做什么
何曾理解过她一丁点为人母的纠结,心痛。
她伤透了世界上唯一爱她的人的心
冷静下来,她看着邱小鹏红肿的屁股自责不已。
也许她永远不可能像疼女儿一样全力疼邱小鹏,但她心里也有邱小鹏位置的。
匆匆为女儿洗了头发,换了衣服,送到学校。
买了菜回家,收拾家务,洗完衣服,又给瘫了的王采花翻身,做完这一切她才想起来,自己脸还没洗。
简陋的出租房里,卫生间盥洗台上面有一块唯一的玻璃镜子。
她洗完脸,侧脸看向镜子,忽然发现,白头发又多了一些。
镜子里的自己,眼角都是皱纹。
她不过32岁,看起来却比当年的苏柔还老。
前一段
时间,一向低调的楚铭和丸丸参加一档综艺节目。
她忍不住看了。
她还是少女感十足,如今已经是全球知名画家,她的画市场价已经到千万。
举止优雅得体,性子还是少女的天真浪漫,像个小孩是的。
她曾经瞧不上她的幼稚,现在才明白,人能一直保持童真,活的快乐,是件很幸运很幸运的事。
楚铭还是那么宠她。
她穿一件大裙摆长裙,拾级而上的时候,楚铭自然的弯下腰给她提裙摆。
她鞋带散开,他自然的半蹲下给她系鞋带。
镜头里,他总是弯着眼角,嘴角擒笑看着她。
看这些的时候,她心里再没有不平,只平静的看着。
像看象牙塔里的童话故事。
美好,但和自己没有关系。
“饭好了没我饿了。”
房间里,丈夫烦躁的催促声响起,她喊,“快了。”
她擦了廉价的护肤品,又去厨房忙碌。
甚至没有时间悲伤知秋。
日日为生活忙碌着。
一年之中,唯有一天例外。
这一年,又到了苏柔的生日。
她和以往一样,穿上自己最贵的衣服,把女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坐车,来到s市,站在沈家别墅门外,远远看上一眼苏柔。
时光对苏柔格外优待,她依然风情妩媚,余韵犹存。
一辆豪车驶进去,丸丸和楚铭下车。
楚铭手里抱着一个两岁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是他们的女儿跳跳。
苏柔眉开眼笑的接过跳跳,小心翼翼抱在怀里。
跳跳走路还不稳,东倒西歪的走着。
苏柔倾身弯腰跟着,两只臂膀始终护在两侧。
眼看着跳跳摔倒了,她半跪在地上,把人稳稳护在怀里,笑着埋怨,“我的小祖宗哎,吓死我了”
“妈妈,你怎么哭了”
念柔用衣袖给沈瑶擦眼泪,怯生生的问。
泪水模糊了眼眸,沈瑶噎着说“因为妈妈把疼爱我的妈妈,弄丢了。”
小时候,苏柔也是这么护着她的。
念柔小肉手一下下给她擦眼泪,哭着说“妈妈不哭,念柔帮妈妈把妈妈找回来好不好”
沈瑶留着眼泪笑了一下,抱起念柔,隔着栅栏,她看见,苏柔抱着跳跳,指着
池塘里的锦鲤,祖孙两人,笑的很甜。
她抱着念柔转身离开。
三十年之后的某一天早晨。
老旧的防盗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
她打开,之间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和她说“沈女士,你好,我们夫人在楼下,想见你。”
她头发虚白,腰已经弯了,慢悠悠跟着年轻人到楼下。
只见一个一身黑裙的女子背对她站着。
脊背挺的笔直,身材纤细,头上戴一顶网纱贝雷帽。
她听见声音转头
沈檀。
薄金般的阳光落在她脸上,神情虽有些悲恸,但脸上光滑的皮肤,让她看起来像只有三十多岁。
她淡说“妈走了,你去送她一程吧。”
沈瑶这才看见,她手臂戴孝。
眼前一黑,她差点摔倒。
阔别了十四年,再进沈家,还是记忆力的模样。
她却已不是当年的沈家大小姐。
沈煦虽已到中年,却和当年的沈知霖一样,有一种历经岁月的成熟儒雅。
她却比这里的保姆还苍老。
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当年自己的房间,所有程设还是一模一样,她喜欢的摆件,睡衣叠在床头,香薰灯,抱枕,扎头发的皮筋,连她当年用了一半的化妆品都还在,没落一点灰。
丸丸看着她说
“这些都是妈妈当年保留下来的,她一直不让人动,每天都会来这房间坐上一小会。每年我过生日的时候,她总会做上一分鱼子盖饭,看上好一会,最后自己吃掉。”
沈瑶泪如雨下,原本就佝偻的身子,更加弯曲的厉害,手抖动的不停。
哭了好一会,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出来,一家子人往墓地赶。
墓碑上,苏柔和沈知霖笑的温柔。
沈煦站在墓前,低低道
“妈这两年老的快,神志长长不太清醒,见到小孩就喊瑶瑶。”
沈煦递给她一张五百万的支票,喟叹一声说“她最后一刻神志清醒了,这是她的遗愿,你拿着吧,她希望你有一个安稳的晚年。”
丸丸也道“拿着吧,妈最后应该是原谅你了,你是她养的第一个孩子,虽然辛苦,却也给了她无法替代的天伦之乐,沈瑶,她其实一直惦记着你。
你其实很幸福”
沈瑶跪到苏柔墓前,再次泣不成声,恸哭道“妈,我错了我该死我不配做人妈,你回应我一下,再叫我一声瑶瑶好不好”
她苍老粗嘎的声音,一声声响在墓碑前。
苍老的头颅,一下下磕着坚硬的石砖,“噗通,噗通,噗通”
鲜血渗透布满沟壑的皮肤,染红了一大块石砖。
子欲养而亲不待。
静谧肃穆的墓地,没有人回应她。
石碑上苏柔的照片,漠然的看着。
沈瑶最终收了支票,却从没上银行兑换过,在衣服里侧缝了一个口袋,靠近心脏的位置揣着。
晚年做了陵园的守墓人,一直守在苏柔墓旁。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有点小虐啊,但,沈瑶应该走一遍当年苏柔的心路历程,才能彻底理解苏柔当年的痛和为难。
下一章番外是甜甜的。,,请牢记收藏,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阅读